法甲

每个剧本穿一遍31衣衫

2020-01-25 06:2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每个剧本穿一遍 31.衣衫

“娘娘里边请!”

从一群人见面开始,男人和女人的阵地就分开了,微凉和大福晋以及一帮女人簇拥着乌仁图雅往内院走去,伊勒德和小皇帝叔侄俩则是去了前院。

乌仁图雅也是第一次来瑞亲王府,她慢慢走在前面打量着瑞亲王府的布局,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是瑞亲王的的一众妻妾以及其他早早就来了的朝廷命妇,一行人真是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今日摄政王生辰,陛下与王爷叔侄情深要亲自来为王爷贺寿,哀家也不过是凑个热闹而已,各位夫人还请自便,务必要尽兴才好。”

太后娘娘素来爱清净众人都是知晓的,此时她语气柔和的说话,一群人都觉得太后娘娘平易近人,知趣的福身离去。

作为客人的朝廷命妇们都离开了,但是伊勒德妻妾可是主人自然不能离开。

大福晋笑着说:“妾身知道娘娘向来不爱铺张浪费,就将五妹妹的院子收拾了一番作为娘娘临时下榻的地方,还请娘娘不要介意。”

乌仁图雅摇头:“怎么会介意?我不过是呆半天罢了,如今大清初稳,正是用钱用粮的时候,要你们为此浪费我已经深感不安了。”

“娘娘千万别这么说。”

微凉也随着别人附和,心里面却吐槽,真要那么想就别来凑热闹了,大张旗鼓浪费人力物力不说,阿日斯兰还因为朝晖院整日人来人往,白天难缠夜里哭闹,身为庆格尔泰,小包子的亲娘,每次他一闹,微凉就忍不住去哄他,虽然有原身庆格尔泰的感情作祟,但是面对一个无知小儿,谁又能硬下心肠?

伊勒德生辰,作为他的妻妾各个都穿的都很喜庆,但乌仁图雅此时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顺口赞美了一句:“庆格尔泰今日打扮的甚是好看,刚刚见到你和王爷站在一起,真是一对璧人,登对的很。”

话音一落微凉就能感受到身边的眼刀子,尤其是以三福晋最甚。

她不着痕迹的皱眉,有些吃不准乌仁图雅这是有心的还是无意的,但是伊勒德的妻妾这么多,各个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单独赞美她是什么意思?

来不及多想,微凉看了一眼大福晋身上的衣服:“娘娘这话说的,大福晋乃是跟王爷多少年的情分了,王爷衣衫上镶的红边是什么颜色,您再瞧瞧大福晋身上的衣衫,是不是一套的?那可是正统的红色,他们才是情侣装呢!”

“情侣装”一词新鲜,众人纷纷问起来,微凉当即解释了一通,倒是让大福晋面带娇羞起来。

微凉弹弹自己的衣袖,妩媚的海棠红布料在太阳光底下隐隐发光:“我呀!就喜欢海棠红,最衬我。”这话说人人看过去再看看她那张脸,俱是服气的。

但最瞩目的还是大福晋,大福晋也没想到自己暗暗的小心思竟然被微凉看穿,有娇羞也有不好意思,打着马虎眼说:“这都是赶巧了!”

但这话谁信?伊勒德生辰穿的衣服还有府中所有女人的衣裳料子可都是大福晋管家会经手的东西,要说不知道的可能性有多大。

微凉见乌仁图雅不再关注这边妻妾相争的戏码,就说:“娘娘是要在外面坐一会还是去朝晖院?”

“去你的院子吧!我也好久没见阿日斯兰了。”

她说完又将伊勒德妻妾们也都挥退了,大福晋给微凉使眼色,示意她照顾好太后娘娘,微凉自然明白。

“娘娘这边请。”

微凉自然是将人带到已经换了一种风格的小花厅里,此时就是微凉和几个婢女,以及乌仁图雅从宫中带出来的一群宫女太监。

乌仁图雅一斤小花厅就被墙上那一副空谷幽兰给吸引了,转头有兴趣的说:“可是宋朝鹤山道人的幽兰?”

微凉自然认得那幅画,但是作为庆格尔泰汉语才刚会说,写字都写的不甚利索,看个书就别提了,哪里还有什么意趣去欣赏劳什子“鹤山道人”的幽兰?

“我不懂什么鹤山道人,但是估计差不了,姐姐要是喜欢我让人给你送到宫里。”

乌仁图雅摇头:“这倒不用,我就是欣赏而已。”

转念又看向微凉说教到:“你也应该多学点的文化,不说和官家女眷有共同话题能聊到一起,也得和伊勒德有话说,伊勒德的汉学可是师从大儒的。”

微凉却是很快发现一个问题,乌仁图雅在人前说到瑞亲王时候都是称呼王爷或者摄政王,但是在她面前的时候就是直喊伊勒德这个名字。

“瞧姐姐说的,我要是不懂的那些玩意,难道就做不成王爷的福晋了?”

她从善如流的将“娘娘”改成了“姐姐”,如同在和自家姐妹说话一样,室内只有塔拉和陶如格在伺候,根本不用像在外人面前那样端着,更何况乌仁图雅一直扮演的就是姐妹情深、贤惠大度的太后娘娘这样的角色,想必是不会介意她偶尔的放纵的!那她要是端着岂不是让人失望了?

乌仁图雅听她将的话说成“那些玩意”有些不悦,但是又知道这是庆格尔泰一贯的作风,她看不上女子娇娇弱弱,温婉顺从的模样,让她去学的东西恐怕她浑身都不得劲。

“的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还不是想让你能多点本领?现在满蒙贵族府中可是不少妻妾的,听说很是惹人喜欢,我这个月在宫中都不止一次的听有命妇进宫抱怨女子狐媚了,到时候伊勒德万一也看上哪个女子怎么办?”

“看上就看上呗!男人要变心,谁能挡得住?”

微凉不接话,也不想跟她讨论伊勒德,正在这时候阿茹娜有些尴尬的禀报:“回娘娘和福晋的话,大阿哥刚刚给拉了,保姆担心熏着娘娘,打算先洗一下再抱过来,但大阿哥一时哭闹哄不住,奴婢没办法担心大阿哥哭坏了嗓子……”

微凉一下子就坐不住了:“大阿哥哭,为什么不叫我?”

“姐姐,你先坐,要是无聊了可以去园子里转转,我把阿日斯兰收拾妥当了去陪你,塔拉,你替我给姐姐带路!”

“嗻。”

“你就先去看阿日斯兰,哭坏嗓子就不好了,我自己随便走走。”

莞城人民医院怎么样
建德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包头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南宁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杭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