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我的魔法时代257黑魔晶的魅力

2020-01-25 02:52: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257.黑魔晶的魅力

双手扶着房檐前面的木栏杆,坐在椅子上的费利克斯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旁木桌上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他静静地看着我在院子里处理沼泽巨鳄的皮子。

卡特琳娜从房间里走出来,端着一盘小饼干,放在桌子上,安静地坐在费利克斯身边的椅子上,她将双手搭在木栏杆上,下颚担在手背上,丰满的嘴唇扬起一条优美的曲线,红色的大眼睛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布兰登蹲在我的身边发出‘啧啧’声,然后扭头对卡特琳娜打趣儿说:“喂,卡特琳娜,我发现你一件事。”

卡特琳娜眼睛像是弯月亮,她微微动了动嘴唇,露出洁白的牙齿来,对布兰登问:“什么,布兰登?”

布兰登嘿嘿一笑,坦然说道:“想起你刚来咱们坦顿城那阵子,你大概有半年的时间,从来都没有笑过,当时我们那些人还以为你是个红头发的冰山美人,啧啧,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卡特琳娜的脸微微一红,宜嗔宜喜地白了布兰登一眼,并没有搭理他。

布兰登丝毫不以为意,认真的看着我将一张鳄鱼皮完美的一分为二。

外层皮就像是一张白纸一样轻薄,上面隐藏着天然暗纹,不停地流转着水元素魔法力,这张皮子保留了皮革良好的水系魔法传导性。

另外一张内层皮则显得略微厚实了一些,皮子上也有淡淡地天然暗纹,但是这些暗纹又浅又淡,只有微弱的魔力在皮革不断向外挥发,这层皮子保留了皮革的坚韧与抗火属性。

他对我剥皮技艺有些叹为观止地说:“我从没想过,成为魔法师的人还能有这么精湛的制皮手艺,今天算是让我开了眼界,原来皮子还可以这样分层,我的天,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一定会以为这是两张鳄鱼皮。”

我对布兰登嘿嘿一笑,然后对他详细的解释了一下,这两张皮革有什么区别,事实上,这样将皮革一分为二之后,这张鳄鱼皮就不可能做魔纹构装了,轻薄的外层皮拥有良好的魔导性能,所以它是一种不魔法羊皮纸高级很多的魔法纸,坚韧的内皮没有了良好的魔导属性,但是继承了皮革的坚韧和抗火属性,还可以用来做普通的护甲,但是不能在上面绘制魔纹。

二级魔兽沼泽巨鳄的皮革非常的坚韧,即使失去了良好的导魔属性,这张皮子也是极好的,其实失去了良好的导魔属性,也只仅仅是剥夺了它绘制魔纹的可能性,事实上二级魔兽的皮革,能够附上魔纹法阵的并不太多,铭文师们一般都会将目光放在容错性更高,导魔属性更好的三.级魔兽皮革上。

听到我详尽的讲解,布兰登终于明白了我的用意。

“这真是一个很不错的创意,既可以用轻薄的外皮绘制魔法卷轴,又可以用厚实的内皮制作防具,而且这防具除了不能附魔之外,其他都保持了沼泽巨鳄皮革优良属性,对于那些重甲步兵团的战士来说,谁又会在乎那些魔纹属性,魔纹构装只不过是那些构装骑士们才会拥有的魔法装备。”布兰登惊叹地说道。

他转头对费利克斯说:“费利克斯,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一位魔法师贵族们都那么有钱了,只是需要这么一个金点子,就是一生也享用不尽的财富,不过吉嘉魔法师,请您尽管放心,对于您对我的信任,我会牢牢守住这个关于魔法皮革处理上的秘密。”

“布兰登,我想你一定误会我了,我并不介意别人知道这个分割皮子的手段,如果你有兴趣,大可请一些制皮师来,开办一家这样的工坊,我不介意的,我说的是真的。”

“我之所以大晚上的还要做这些,就是因为在坦顿城的魔法商店里,我根本买不到这些足够轻薄的鳄鱼皮制成的魔法纸,那些在魔法商店橱窗里摆着的鳄鱼皮魔法纸简直太厚了,制成一张魔法卷轴之后,卷成一支魔法卷轴,又粗又大,又不方便储存。”

“你可能永远无法体会到一个魔法卷轴师的烦恼。”

“这么说来,您不介意我用这个点子在坦顿城开办一家纸皮工坊?”

“当然,不仅如此,我大概还可以将这种浸泡皮革的药水配方提供给你,要知道,分层剥皮也算是一个技术活,没有一些小手段,你会发现它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容易。要不要试一试?”

“哦哦……我吗?还是算了,我对制皮术简直就是一窍不通。”

“我们大晚上的登门造访,其实就是为此而来,你今天白天一整天,在内城区里的魔法商店大肆收购魔法草药和皮革,已经引起了城中一些贵族们的注意,是的,现在又很多双眼睛在盯着你们,想要探听关于你的信息。”

“我和布兰登也无法免俗,事实上,我们也是受人所托,来你这里当说客的。”

我摆出一副惊讶地样子,然后对费利克斯问道:“说客?要劝我们什么?放弃收购魔法草药和皮革吗?这没问题,我们今天已经收购了足够多的材料,接下来够我们忙碌一段时间了,而且用不了太久,我们就要返回佩雷拉城了,学院那边所允许我们在耶罗位面逗留的最后期限已经快到了。”

接着我又说道:“徒步穿越这片树海,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我们必须尽快赶回佩雷拉城!”

布兰登听我这么说,连忙摆手解释:“不,你恐怕是误会了,没有人要你们放弃,恰恰相反,现在坦顿城里很多贵族们,无比热切的期待你们,能够拿出更多的黑魔晶来购买魔法材料,他们需要的只不过是你们手里奇货可居的黑魔晶。”

接着又对我说:“如果你们怕耽搁行程,这大可不必,三天之后,就会有一艘从佩雷拉驶来的飞艇,到时候,你们可以搭乘那坐飞艇返回佩雷拉城,那艘耶罗号在坦顿城与佩雷拉城之间往返一次,只需要一周的时间,便捷得很!”

听到布兰登这个消息,我当然是想搭乘飞艇返回佩雷拉城,可是又觉得只有三天时间,未免有点不够实施我和琪格的这个计划的,所以脸上变得有点凝重。

看我表情变得有些紧张,布兰登以为我是害怕那些坦顿城本地的贵族找我的麻烦,就又说:“别担心,在坦顿城里,这些贵族们不敢随便乱来,无论谁都惹不起魔法公会的制裁,至少在萨摩耶公爵的治下,内城区这边的治安一向很不错。”

听见布兰登可能是有些误会了,我也不好澄清,只好微微一笑,以示感激。

对布兰登直接开门见山的说起我手中的魔晶石,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愿意用黑魔晶与坦顿城诸位的贵族交易一些魔法材料,不过,鉴于这些黑魔晶可以在萨摩耶公爵那里兑换一些功勋,所以它的价值不可能像普通魔晶石那样,至于价值,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的,而且我们所需要的魔法材料,也并不局限我们目前收购的这些种类,当然,如果有更好的,我们也愿意要。”

一旁的费利克斯听我这么说,刚喝进嘴里了一口茶差点吐了出去,咳了两声之后才对卡特琳娜说:“咳咳,卡特琳娜,你是不是从没跟吉嘉魔法师关于那些黑魔晶的事?”

卡特琳娜对我甜甜一笑,然后眨了眨眼睛,如实地告诉费利克斯:“他知道的,费利克斯。”

听到卡特琳娜这样说,费利克斯稍稍的放下心,问我:“那为什么还要将这些魔晶换出去?”

随后又怕我不明白坦顿城的局势,为我分析说:“只要在忍耐几天,等到公爵府后勤部公布可以兑换功勋了,直接拿这些黑魔晶去后勤部兑换功勋,然后这些魔晶依然是属于你,只不过那时候,每一颗魔晶都会被打上烙印,证明这是兑换过功勋的黑魔晶,然后它们就可以自由的在市场上,如其他魔晶石那样自由流通了。”

费利克斯穿喘了一口气,接着说:“目前,你们手中的黑魔晶能够买来更多的魔法材料,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它们可以兑换功勋。”

他这样说,就算已经将窗户纸里面的哪一点事全部挑明了。

就听费利克斯目光柔和的看了卡特琳娜一眼,才又对我说:“功勋,这东西在和平时期,用钱也买不到,只有开疆扩土的骑士们,才会有拥有它。它是贵族们晋升等级的唯一途径,当然了,咱们坦顿城了的很多贵族并没有这么大的野心,他们想得更多的就是如何给他们家族中那些身在军中的年轻人脱罪,是的,很多贵族青年都会在战斗来临的时候,内心崩溃掉,然后……临阵脱逃,呵呵,说起来,这真是一个最大的讽刺。”

如果不是卡特琳娜,恐怕今晚费利克斯绝对不会说这么多。

费利克斯的脸上但这淡淡的嘲讽:“那些随时都可能在阵前逃跑的年轻贵族,反而是一支支军队的最高长官,他们除了能够带着军队走向毁灭之外,还能干什么?”

一旁的布兰登担心他将坦顿城所有人骂进去,于是出言提醒道:“喂,费利克斯,你说得有点多了,这里可不是特鲁姆!”

费利克斯倔脾气上来了,直着脖子说:“我晚上喝了一点酒,说的完全都是酒话,谁会在乎一个喝醉酒的老头子?”

布兰登哭笑不得的对费利克斯说:“你这臭脾气,真应该改改了,我可不想哪天看到你也在断头台上,你这些话几乎影射了坦顿城里所有的年轻人。”

随后他又看了我一眼,苦笑且有些难堪对我耸了耸肩,然后才有些自嘲地说:“很可笑吧,这就恰好就是坦顿城的现状。现在,杜尔瓦省除了战马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值得一提了。”

布兰登随口问我:“吉嘉魔法师,冒昧的问一句,您的家乡在哪里?”

我抬起头,用拿着剥皮小刀的手擦了擦痒痒的脸,然后微微一笑,才说:“北境,我从小生活在史洛伊特省的埃尔城,我是埃尔人。”

布兰登感慨着说道:“北境人啊,难怪在这种局势下,还有勇气只身穿越黑森林。”

一旁喝茶的费利克斯接着这个话题,忽然说了一句:“我听过埃尔城这个名字,听说那里的金苹果酒很出名。”

我像是变魔术一样,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一只圆肚细颈瓶来,里面装满了金色的酒,借着院落里的灯光,发出一种金芒,这是非常醇正的金苹果酒,产自齐默尔曼庄园。将酒瓶递给卡特琳娜,请她去房间里拿出两只酒杯来,随即我对费利克斯和布兰登笑了笑说:“如果能够饮酒的话,不妨尝一尝,这瓶金苹果酒非常的不错,至少窖藏了五年以上。”

费利克斯大笑:“哈哈,布兰登,看来今天我们来对了,居然还有美酒可以享用!”

于是,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喝着金苹果酒。

费利克斯依然是在坚持他的观点,他想让我留下黑魔晶换取功勋,当然目前来看,这最符合我的利益。

就听费利克斯说:“要我说,当然是兑换功勋更好一些,至于那些魔法材料嘛,只要有钱,无论在哪都能买得到。”

布兰登立刻反驳:“费利克斯,我不赞同你的观点,要我说,吉嘉是魔法师贵族,既然已经是魔法师贵族了,普通的战场上那些功勋当然不值一提,只要参加一次异域远征,多少功勋赚不回来?”

异域吗?我很少听到这个词语,我周围的人,无论是耶基斯学者,还是肖恩学者,又或者是其他同学和朋友们,都没有人说起过。

费利克斯鼻音很重地哼了两声:“异域远征?哼哼,你说得好轻松!”

布兰登端着酒杯,脸色有些酡红,他说话的时候舌头有些直:“如果我这辈子有机会参加一次异域远征该多好,听说有些异域天空都是诡异血红色的,虽然只有当炮灰的命,但总比在这好过一点儿,这有什么好的,即使能有了一点成绩又如何?还不是照样会有人站出来领取我们的功劳,这次倒霉的人是迪士累利,下一次呢?保不齐就是你我。”

费利克斯只说了一句:“布兰登,你喝多了!”

我却忍不住要去问布兰登:“迪士累利骑士怎么了?”

布兰登有些醉了,卡特琳娜在一旁帮我开口向费利克斯询问道:“他不是深得萨摩耶公爵的赏识,现在负责外城区的治安,难道出什么事了?”

费利克斯叹了一口气,只说:“那么一位律人律己的正直骑士,当然不会犯什么大错,但是最近的确他不太走运,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原本属于他的功勋,被他所在领地的领主大人冒领了,不过这似乎也能够说得通,他手里的重甲步兵团的确是那位大人的,他一直是奉命行事,所立功勋自然应该归那位大人一半。”

看我有些不理解,于是费利克斯又解释说:“他在特鲁姆据点防卫战的杰出表现,有一半功勋被霍勒斯伯爵领走了,据霍勒斯伯爵说,迪士累利骑士在特鲁姆据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他命令之下完成的,而且那位古板教条的迪士累利骑士居然在萨摩耶公爵的面前承认了,他对萨摩耶公爵说这一切属实!”

我没想过迪士累利骑士会这样说,他可是一位非常正直的人。

费利克斯有些不忿地又说:“霍勒斯伯爵免于特鲁姆据点破城时候临阵脱逃的惩罚,而且受到了萨摩耶公爵的奖励,已经晋升为二等伯爵,迪士累利骑士原本可以一下越过二等男爵的爵位,直接晋升成为一等男爵的,可现在也只能获得一个三等男爵的爵位。”

布兰登这时候略微有些清醒过来,睁开了醉眼,带着满口酒气,头脑却非常清醒,就听他说:“说起来,还真是不公平啊!最先逃跑的人获得了最大份额的奖赏,原因就是由于他手下的骑士立下卓越的功劳,这次大会战能够完胜尼布鲁族蛛人,说起来和你们能够及时将弩车从特鲁姆运过来,有很大关系,这些公爵大人是看在眼里的!”

费利克斯说:“看在眼里有什么?到最后,还不是便宜了他家族嫡亲成员?”

“……”

这个夜晚似乎并不是那么漫长,即使有兽人战士们帮忙,那些沼泽巨鳄的皮革全部处理完,也已经是深夜了。

安阳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到哪家看好
哈尔滨牛皮癣专科医院怎么样
长春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张家口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