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不朽道魂第584章笛音的召唤

2020-01-25 02:27:4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朽道魂 第584章 笛音的召唤

杨火辛不知何时出现在场中,袖袍一挥,凝血境的强大玄力便透体而出,硬是将玉凌和葛中鹤各自击退数步。

“大人!”葛中鹤连忙行礼。

杨火辛的目光带着几分奇异之色,细细地打量了玉凌片刻,方才沉吟道:“你的功诀……很是奇怪啊,有趣,有趣。”

葛中鹤惭愧道:“这位小兄弟身手高明,再打下去,输的恐怕是我。”

“哦?你知道你为何会输吗?”

葛中鹤怔了怔,反思道:“首先,是我有些轻敌冒进,一上来就想将他的武器打掉,虽然在第一个回合取得了上风,但从我右手被麻痹开始,整个战局我就被牵着走了,而玉小兄弟则越战越强,我根本找不到翻盘的机会。”

“这只是表面的。”杨火辛淡淡道。

葛中鹤怔了怔,过了几秒也没等到他的下文,便自己陷入了思索。

杨火辛径直从玉凌身边走过,只轻轻撂下一句:“你的功诀性质若是泄露出去,恐怕会引来无数人争抢,你好自为之。”

玉凌苦笑了一下,也没法解释什么,杨火辛定然是以为古荒诀神奇地刚柔兼济,既有霸道的破坏性,也有连绵不绝的耐久性,但其实……后者只跟他的血脉体质有关。

不过杨火辛的结论倒是对的,炼精化气的古荒诀若是暴露在别人眼里,玉凌今后就要麻烦不断了。

“人都到齐了吗?”杨火辛走到众人前方,朗声问道。

葛中鹤似乎是众人中的领头者,闻言立即应答道:“共计一百一十二人,尽皆到场!”

杨昭可小声道:“爹居然弄来了近一半的高手,看样子这回真要玩把大发的了。”

“既然闲着没事,路上你给我介绍介绍荒山其他七位凝血强者。”玉凌说道。

玉凌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多了解点有用信息,到时候也不必手忙脚乱毫无准备。

“唔,薛元空之下第一高手叫厉杰祎,也是荒山中唯一的凝血后期强者,再往下就是我爹这一层级,凝血中期的加上他一共有三人,剩下四人都是凝血初期……”杨昭可一一介绍过去。

说话间,众人已经出了三和城,径直往荒山禁地行去,照杨昭可的估计,最快也得今天晚上才能到达目的地。

毕竟荒山并不算小。

果然,众人一路全速行进,中间有三次休息,直到深更半夜才来到了禁地附近。

“今晚先休憩一下,养足精神,明日再去禁地探索。”杨火辛吩咐了一句,众人便麻利地开始驻扎帐篷,同时分配好了轮流守夜的人手。

没谁敢劳烦杨大小姐亲自守夜,所以玉凌也沾光享受了同样的待遇,可以安然无事地休息一整晚。

玉凌静静入定调养着状态,巩固着新突破的境界,而杨昭可也没来烦他,毕竟她也知道恶战在即,接下来的日子肯定充满了凶险。

不知不觉便到了寅时,四五点钟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分。

忽然有一缕幽幽的笛音钻入了玉凌的耳朵,如怨如慕如泣如诉,那凄凄的声音缭绕不散,让人不由得黯然神伤,怎么也挥之不去。

玉凌的魂海波纹阵阵,魂力不安地搅动着,将这缕笛音狠狠碾碎,玉凌也不由得豁然惊醒。

幸好荒山只是将他的魂力封印在魂海内,而不是彻底地将所有魂力抹灭,否则要不了多久,玉凌定然会被这缕笛声控制了心神,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这一睁眼,玉凌就看见杨昭可泪流满面,仿佛梦游一般站起身来,不自觉地向着帐篷外走去,就如同被什么诡异的力量支配了一样。

“杨昭可!”玉凌大喝一声,结果她却毫无反应,只是茫茫然继续行走。

玉凌也无可奈何,他的魂力被禁锢在魂海中,只有自保之力,根本没法帮杨昭可挣脱控制。

可是没道理啊,荒山对魂力的镇压不应该是一视同仁吗,是谁在吹奏笛音,难道他的魂力不受影响?

玉凌犹豫了一下,跟着杨昭可走出了帐篷,结果发现四周一片安安静静,并没有大家一起“梦游”的壮观景象。

守夜的洗髓武者沉眠不醒,仿佛只是困倦睡着了一般,既没受到笛音的召唤,身上也没有任何异常,这等情形委实让玉凌百思不得其解。

他并不是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而且他也隐隐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所以他宁愿将杨昭可绑在这里,也不想拿她当诱饵,跟着她找到笛音的主人。

不过玉凌刚取出绳索将杨昭可绑起来,她的身上就透出了一层幽幽的白光,不知怎地就从绳索中脱身出来,继续往前行去。

玉凌试着拽住她的胳膊,那层诡异的白光便再次浮现,如同滑不留手的泥鳅微微一扭,玉凌还没整明白怎么回事,杨昭可就已经走远了。

这种事实在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简直比鬼故事还要不可思议。

这笛音不仅能招魂,还能附加一层白光?而且,它为什么是区别对待的,好像只有杨昭可一个人梦游似的往外走?

玉凌忽然想到了什么,估算了一下杨昭可的行进速度,确认她短时间内走不太远后,便赶忙去往了杨火辛所在的帐篷。

甭管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先找个高手探探情况再说。

结果掀开帐篷挡风的门帘,玉凌顿时呆住了。

里面空空荡荡,杨火辛不知何时早已消失不见。

人呢?这么一个大活人,还是凝血中期强者,不至于突然变没了吧?就算他不是魂师,也不该轻易被笛音控制了神智。

玉凌感觉事情走向越来越诡异了,暗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黑手在搅动,重重迷雾缠绕覆盖着他,让他只能被动地陷入漩涡,而看不清一切的真相。

不过几秒过去,玉凌就重新冷静下来,事已至此他也逃避不开了,与其被动等死,不如跟着杨昭可看看到底是谁在捣鬼!

等到玉凌重新找到杨昭可时,她已经无知无觉地走到了一处峡谷,而穿过这道峡谷,就到了荒山禁地。

是禁地里面传来的笛音?

玉凌微微讶异,玄力提聚到了巅峰,谨慎地打量着周围暗沉的夜色,仿佛随时会有不知名的怪物扑出来一般。

穿过了这道峡谷后,玉凌感觉周围景象一阵扭曲晃动,随后一个全新的天地就出现在了他眼前。

白雾,茫茫的白雾,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怎么什么都没有?好歹得有条路吧?玉凌疑惑地左看右看。

忽然间,一条蜿蜒的石子路出现在了他的脚下,悬空在这个白茫茫的世界,路旁白雾涌动,无边无际,也不知道一脚踏出去会是什么后果。

这样奇诡的景象,玉凌只有做梦时才会遇到。

而杨昭可已经毫不停留地顺着石子路往前走,走向那未知的远方。

芜湖县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皮肤病医院电话号码
阜阳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淄博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湖北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